股票代碼:300949
N奧雅觀點ews

李寶章:生態的詩意與土地的情感,屬于河南的現代鄉土景觀

2021-10-06

2021年9月25日,由綠林公社主辦、河南農業大學風景園林與藝術學院、河南省綠色生態城市科技研究院、深圳奧雅設計股份有限公司、鮑國志鄉建設計事務所聯合主辦的第五屆中原園林生態發展高峰論壇在鄭州匯藝萬怡酒店圓滿舉行!

奧雅設計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設計師、洛陽人、旅行作家 李寶章先生受邀為中原地區的行業伙伴們分享主題為《生態的詩意與土地的情感,屬于河南的現代鄉土景觀》的演講。以下以下視頻與文字內容為李寶章先生于當天論壇演講內容,版權歸奧雅設計所有,由綠林公社整理發布。

 

生態的詩意與土地的情感,屬于河南的現代鄉土景觀

2021.09.25 鄭州

大家好,非常高興又回到老家河南。每次回到家鄉,總有一種讓魚回到自己曾經長大的池塘的那種溫馨與親切的感覺。感謝綠之林喬依林喬總的邀請,你們為家鄉的景觀行業做的服務與貢獻值得稱贊。

▲李寶章先生在論壇現場分享

我跟大家分享的題目叫“生態的詩意和土地的情感”。我們當前面臨的全球性的生態與環境危機,不僅僅是一場生態的危機,也是一種文化認知的危機。我們當下的生態景觀實踐必須在回到生活本身的前提下,在設計的內容里尋找詩意的表達,讓人與土地重新建立情感上的聯系。只有這樣,我們的生態景觀才能在更大的范圍得以普及,我們的行業才能走的更遠。

今天上午我有兩個案例跟大家分享,這兩個項目都在鄭州惠濟區的黃河邊上。我認為所有的景觀都應該是鄉土景觀,如果一種鄉土景觀具有更廣泛的參考意義,它會因其具有更多的“普世價值”而更加流行。但是,思路與做法的流行是一回事,風格的流行會給我們帶來千城一面的困局。如果我們的景觀也是“千景一面”,離場所精神越來越遠,它會讓我們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家門口有一種“流離失所”的感覺。

因此,我們的現代的景觀設計,包括生態景觀的探索,都應該把生態景觀同時作為一種文化景觀來研究。當我們說回到場所精神時,我們說的是每一個設計都要回到時代的內容與土地的情感,不僅要找到“此情此理”,還要表達“此時此地”。作為河南人,我一直認為,自然的詩意和土地情感是這中原這片土地上與生俱來的東西。

 

場所精神與流離失所的感覺

30年前,我讀過一本書叫《PLACE AND PLACELESSNESS》,PLACE是場所,場所是具有一種精神力量的地方。如果一個地方沒有場所精神,或者叫“沒有場所感”(PLACELESS),那人們經過這里時就會有一種“流離失所”的感覺。這種感覺叫PLACELESSNESS(沒有場所精神的狀態)。

我們在近20年里制造了大量的無感的城市,無感的街道與無感的景觀。以至于我們所有的在自己的土地上有一種“流離失所”的感覺。如果我們的建筑與景觀設計,從三亞到沈陽就用一套大樣,我們會讓人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家園里流離失所。

所以,好的景觀設計,也許不要更多地往外看,向外學習;我們的景觀設計還需要回到自己,回到自己的內心,回到自己的土地。

 

在景觀中找回生活的意義

“無感”是以為意義的缺失,是精神上的“心不在焉”,是身心與“此時此地”的脫離。所以,我們要從找回生活的意義入手,讓生活的意義把我們帶回現場,全身心地回到“此時此地”。

那么意義該怎么找?是回到我們自己的文化中找,還是在什么地方找?尋找意義的最高級,是讓這個空間具有詩意。當你在空間中找到了意義,尤其是跟你能夠互動的詩意的時候,你會找到一種回家的感覺,或者是一種在家的感覺,這種感覺叫安居樂業。它很好找,向內找就能找到。當然,在現代,通過外來的材料,是可以在這塊土地上找到安居樂業的感覺的。

 

自然擁有詩意與土地承載情感

所有的自然擁有詩意,所有的土地承載著情感。你說我怎么沒看見有,那是因為你沒離開過。你到過不同的地方,你再來看它,你會發現詩意在那兒。比如說寬闊,比如說久遠,比如說悲愴,比如說融合,這是它的詩意。這就是為什么人會很自然的在黃河邊上流連忘返。

中國的詞語是非常棒的,沿著河往上走,忘記了自己,叫流;沿著河往下走,忘記了自己之所往,很高興,叫連;所以叫流連忘返。很多時候我們不光回到自己的情感,回到自己所在的土地,回到自己看我們土地內在的感覺,找到語言在說什么,所以流連忘返。

 

人們對土地的情感從根本上等于生存與飯碗

土地的情懷從大部分上來說,還是回到最基本的,比如我們的飯碗。我們在做黃河灘規劃的時候,第一考慮的是這個景觀多少錢打理,多少錢建造。我們走在里面一年四季的感覺是不是一樣,是不是安全,這就是從基本的事情,從最基本的事情開始往上做。而這里的農民第一關心的則是他們的土地怎么辦。其次這里有歷史,我們怎么樣解讀我們的歷史,歷史是非常重要的。我是洛陽人,我是河南人,我們前一千年,領先世界歷史,我們怎么往回看,這是我們往回看的一些方式。

 

“命”在根里,曾經的歷史是生存的慰藉,文明的驕傲,與未來的期許。所有的大展宏圖都只能以過去作參考,并以“復興”為口號!

 我們說命根,命是在根里了,根是有命的。如果你有一個偉大的過去,他是你輝煌的見證,他是你文明的驕傲,你曾經的輝煌是未來吸取的保證。有根的民族他的前途是非常寬廣的,比如猶太民族。比如西方,你可以回到基督教,就是有根。我們必須要回到我們自己的根,再往前看。

我們所有的前途能走多遠,跟我們后面有多深有關系。我們都是做景觀建筑的,你知道,樹上的樹冠有多大,與根有多深是有關系的。你的根有多深,你的樹冠是可以有多大的。不要往外看,往根看。所有的前進都是偉大的復興。

生態景觀是不是可以有詩意,生態景觀是不是可以表達地域精神、地域文化、歷史傳承和場所精神。

 

案例一
詩意土地與生態種植 河嫰灘公園設計

生態景觀雖然是一種以科學為基礎的現代景觀設計,但是,如果早讓生態景觀成為中國人生活的一部分,我們必須把“生態景觀”作為一種可以告知生命的現象進行探索。

我們做了三個地方,武惠浮橋,南裹頭廣場,海事局段景觀公園,是我們做的設計。我們研究了嫩灘、中灘、老灘,“大水瘀灘,小水瘀槽。凹岸侵蝕、凸岸堆積。”

不要跟自然做斗爭,他是什么順著做就是了。這就是為什么道家發生在河南,一陰一陽之謂道,不要強迫自然。大道自然,不要強迫。我們進到里面看到了現存的農田和自然的結構,在這個基礎上做了一個規劃。當人還是土地一部分的時候,我們的生命和我們生命的意義,和我們的存在,可以通過植物和原生態,來表達和這塊土地的關系。

 

灘地生態系統中的《詩經》植物

《詩經》,人類文明著名的詩句,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秦風·蒹葭》)。知道王菲翻唱的版嗎?天也蒼蒼,地也茫茫。自伯之東,首如飛蓬(《國風·周南·關雎》)。就是自從我的心上人走了以后,我頭發蓬亂,這是蓬的來歷,這是蓬草。我覺得中國的女生頭能變成這樣。荼蓼朽止,黍稷茂止(《周頌·良耜》)。

荼蓼這個水草,長的非常的豐盛,打成肥,用來種黃米。而且這時候變成一種情感,變成對生命的歌頌。白茅純束,有女如玉(《南風·召南·野有死麕》)。我們看看,我們當時是這么說的,在黃河邊上,長了這么多植物,其中有的植物是有詩意的。在有詩意植物里面有這么多,其中有一些是可以打動我們的。這些能打動我們的植物,跟我們兩千多年前的古人,寫《詩經》的時候的感覺是一模一樣的。

 

設計思路——定位與策略 

功能定位:以黃河“嫰灘”生態景觀特征為核心,以《詩經》中植物為紐帶,打造認知和體驗黃河下游“水-沙-植被”自然演替與修復過程為特色的黃河濱河生態公園與環境教育基地。

形象定位:“大河流連、古渡尋灘”
設計策略:因地制宜,因勢利導,順其自然,彰顯野趣。
最小化的投入取得讓人民滿意的最大化效果。

 

案例二
生態的詩意 黃河濕地公園 海事局段景觀設計

打造集游覽、觀光、科普為一體的黃河壯美風光觀景點。在海事局這一塊,做了一個沿河的景區,一個服務區,一個自然濕地體驗,希望他有《詩經》感覺。如果我到古楚國的地方,我會找到屈原《離騷》的感覺,因為不同地方感覺是不一樣的。我們很多景觀設計,試圖讓人看景觀自己,當然是不對的,你必須要把人感同身受的回到這一塊,回到他的環境里面。

河南的大地,是一個非常現代的地方。我們所有的土地都是幾何切的,跟我設計的風格很像,都是很簡單的,是這么切出來的平面,非常現代的理解。

我們有兩個價值觀的,我的價值觀永遠偏直線說,最好是再便宜一點,最好是再兼顧一點,最好是再好吃點,最好是再漂亮點。這是一種態度,對我來說這是河南人的態度。奧雅做了很多設計,是回到生存和長遠的態度。你是要堅持回到過去?還是堅持用過去的方法謀生,還是要帶著那個精神回到當下?

你們剛才說我們現在這個行業開始內卷,我們該怎么辦?河南人是最不怕的,我們近140年,除了痛苦還是痛苦,沒有人比我們受的多,從這回到一個光輝的日子,我們可以試,這是這塊土地最堅韌的特性。

 

黃河文化底蘊如果展現。地方文脈如何發展,然后大國的氣勢,黃河的氣勢如何得到,水利工程如何保障?

打造可傳承的百年文化地標,尋找支撐場地精神的元素——紅石巖。就是當地的材料,如果能不用外面的材料盡量不要用。因為近處的材料等于少的交通運輸。這是最好得到的一個,并且是非常兼容的。新時代背景下,講好“黃河故事”,抓住黃河的精神氣質,要是沉穩大氣的,充滿力量感和文化認同感的。

▲南裹頭廣場景觀平臺

總結一下,詩意自然與大地情感融于一體的生活,是中國這片土地上從古至今的生活方式的內在的情理,價值觀,文化傳承與審美取向。我們用我們自己的情理,參考著現代的世界景觀的成果和科學性和理性,用我們自己的情理說話。這個價值觀,文化傳承與審美取向,延續文化傳承,我們需要探索一種同時具有時代精神、地方性與詩意的,回歸生活與呈現土地的情感的生態景觀。

建立在科學與理性基礎上的現代生態景觀,如果能夠回歸生活的本質的同時,表達生命的意義、文化的傳承、自然的詩意與土地的情感,會更好的被更多人接受,因而會得到更好的普及。

我們現在的生態景觀都在講理,給一個科學的主題。這是一個大同的社會,每個人都可以做。但是,情感、情理之中,詩意和我們生活的這種聯系,內在的詩意的聯系,是這片土地上永恒的主調。所以不要用一個價值觀來做土地的東西。我們要生態優先、社區人本、現代多元、產業融合、地方風格、藝術創新,這本來就是一個包容的東西。

三復書屋是我的公眾號,我在三復街上長大,聽上去特別土。白鶴、孟津、安樂窩,聽上去土的不得了的名字。安樂窩,宋朝安樂宮的封地;孟津,八百諸侯會孟津;白鶴,白鶴落的地方;御路街,皇上走的路;三復街,三復斯言,重要的話說三遍。這是有著深深的文化的基礎的。帶著當下的現代性,回到自己的本土,回到此時此地。我不太管別人怎么過,我們在這塊土地上,把我們的日子過好,然后別人就會來的。

爱尚直播app二维码_爱尚直播app怎么下载_爱尚直播下载不了怎么回事